94岁的朝鲜战争老兵王嵎生举起右手,行了一个军礼。程浩的照片

南方日报(记者/程浩记者/谢郝汉)16日上午,在石角镇解放路旧公销社宿舍,94岁的老兵王嵎生举起受伤的右手颤抖着,向大家行了个军礼,向作者讲述了他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经历。

王嵎生是韶关人,1949年参军。他参加了抵抗美国的战争。今年,王嵎生收到了一份特别的礼物。他获得了“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”纪念奖章。

“我是幸存者。我不想服兵役。我感谢党和政府把我们的国家建设得如此强大,以至于我可以享受晚年。我感到非常高兴。”王嵎生说。

克服恶劣天气,努力前进一个多月。

王嵎生介绍说,他早年的家庭状况不佳。他一直以努力工作和短期工作为生。在中国共产党的帮助下,他的家庭被分成了房子、土地和牲畜,他的家人团聚了。

1949年,他参军当兵,去广西、贵州、云南等地参加战斗。1950年10月19日,王嵎生跟随彭怀德的中国人民志愿军大军在朝鲜作战,从丹东凤凰县跨过鸭绿江进入朝鲜。年轻的王嵎生听到战争的枪声时激动、紧张和担心。

“我经常挨饿受冻。我只能吃雪和野菜。”王嵎生回忆起那一年的艰苦条件,似乎记忆犹新。尽管环境恶劣,王嵎生和他的同志们没有打扰朝鲜人民。他们每个人都背着80公斤的行军负荷。“这批货物包括30公斤高粱,以及罐头、弹药、被子和鞋子……”王嵎生记得当时的每一件行军装备。因为天气寒冷,每个人都把棉衣和裤子绑起来。即使在休息时,他们的手和腿也停不下来。许多同志的脚趾冻伤并溃烂了。士兵们不分昼夜地挖自己的雪层、挖洞和烧柴取暖。

为了避免美国空袭,王嵎生和他的同志们不得不在夜间行军,白天隐蔽起来。他们在躲藏的时候学习韩语,以便与韩国人交流。这样,他们走了一个多月才到达前面的位置。

被美国战机轰炸,右臂截肢,有受重伤的危险

1951年4月下旬,王嵎生军队来到韩国,发动了第五次抗美援朝战争。到6月10日,“三八线”以北和以南的战线已经稳定下来。

由于缺乏后勤补给,王嵎生军队也转移到“38线”进行阵地战。起初,美国军方用战斗机直接轰炸。后来,浓雾在不透明的山上升起。美国军方停止了空袭。志愿者和美国军方各自占据了一座小山进行战斗。

战斗僵持了几天,王嵎生的一些连队在夜间袭击美军,其他连队在山里挖防空洞。但是在这个时候,美国军队绕过了这座山,试图通过呼喊尽快结束战斗来迫使志愿者投降。“美国军方一喊,我们就开始战斗,我们不会回应。”士兵们都决心与美军战斗到底,“副班长在运送手榴弹时被美国战机轰炸致死。”王嵎生说得越多,他就越兴奋。他的手颤抖着。

王嵎生说,他的右臂在1952年朝鲜的阵地战中受伤。当时,他的阵地遭到敌人炮火的轰击。他的右臂和左大腿受伤,伤口在流血。在搬到总部之前,他在岗位上躺了一天。经过师指挥部简单包扎后,他被送往当时的志愿军医院。他停止了流血,并通过一系列治疗,如悬挂针头,走出了医院。

然而,在那时,他的两块胳膊骨头断了,伤口很深而且化脓。他左腿上的伤口大如手掌,几乎穿过他的大腿。医生说,如果清洗后伤口没有好转,他将截肢。幸运的是,第二次手术后,王嵎生的伤口在7个月的恢复期后逐渐痊愈。“我身上有几个大伤疤,我不知道那时我是否能活下来。”王嵎生说。

“我是幸存者。我不想服兵役。”

1953年,受伤康复后,王嵎生选择了另一份工作,回到广东一所残疾军人学校学习。1955年正式退伍后,他遵循组织安排,来到佛冈县供销合作社。他致力于农业合作、商业合作和“三个转变”,继续为新中国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。

“当时,二等残疾或以上的士兵不能换工作,但考虑到他们只有20多岁,他们想为人民做更多的事情。”王嵎生说。

1961年,王嵎生娶妻生子,定居佛冈。几十年来,他一直默默为自己的职位做出贡献,从未提及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的经历。1989年,他正式从原商业局退休。

“我也不喜欢和别人比较。我是幸存者,不想服兵役。我今天能过得这么好。我非常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老兵的关心和爱护。我感到非常高兴。”王嵎生说。

河北11选5投注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牛牛app

上一篇: 卖房不讲信用?以后难混了!广州搭建地产经纪人信用数据库

下一篇: 徐工集团工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 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